7月的尾巴,农历六月廿八。放假已经半个多月了,今晚我将搭乘火车回家,闲暇之余,应学弟请求需要咱们的工人劳作图,我便乘着早餐出门的时间去顺带拍一下“国家的脊梁”。早6点30上工,中午11点30到2点休息,晚上6点收工。身在武汉的都清楚,“WuHan, Different every day!”接连的暴雨,和烈日下的光辉,武汉天气琢磨不定,虽然说拍摄时间为早上8点30左右,可是就是这个时间,气温已经达到了34度左右,正午就更不用说了。

有的发现了我这个业余的“摄影家”,那眼神,好像认为我是去监督他们上工的,还有的让我多拍几张,‘你就这么想火?’,我的第一反应。后来我 想了想,身在基层,每天都在这样严峻的环境下工作,过往的人又有几个会留意他们是谁,每天能够交谈的也都是旁边的工友了不是吗?突然有个人在关注他们,应该是相当欣慰的。我默默的在旁边看了一会儿,虽然我在树荫下,但是就这一会儿的功夫,我全身都湿透了。回到宿舍,写下这段原本属于“别人”的句子。

评论
© Anthony_Bo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