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月的尾巴,农历六月廿八。放假已经半个多月了,今晚我将搭乘火车回家,闲暇之余,应学弟请求需要咱们的工人劳作图,我便乘着早餐出门的时间去顺带拍一下“国家的脊梁”。早6点30上工,中午11点30到2点休息,晚上6点收工。身在武汉的都清楚,“WuHan, Different every day!”接连的暴雨,和烈日下的光辉,武汉天气琢磨不定,虽然说拍摄时间为早上8点30左右,可是就是这个时间,气温已经达到了34度左右,正午就更不用说了。

有的发现了我这个业余的“摄影家”,那眼神,好像认为我是去监督他们上工的,还有的让我多拍几张,‘你就这么想火?’,我的第一反应。后来我 想了想,身在基层,每天都在这样严峻的环境下工作,过往的人又有几个会留意他们是谁,每天能够交谈的也都是旁边的工友了不是吗?突然有个人在关注他们,应该是相当欣慰的。我默默的在旁边看了一会儿,虽然我在树荫下,但是就这一会儿的功夫,我全身都湿透了。回到宿舍,写下这段原本属于“别人”的句子。

去苏州的几天,拍了不少照片,来分享几张自己觉得从某些方面还觉得不错的吧!

刚刚度过一劫啊!还好早早的吃完饭回宿舍了,不然的话,必定发生险情!

这张拍摄于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博物馆北侧,映入眼帘的就是那片南湖和伫立在南湖边上的双子塔(图书馆),这张照片当时拍下来后并不觉得有多好看,但是当它呈现在宽屏的显示屏上的时候,还是有几分意境

又过生日了,这次就只有我和我的妈妈两个人,在家一起玩耍。

感谢母亲将我带到这个世界,您辛苦了!也要感谢那些一起陪我度过这些岁月的人,无论在不在身边,总能有所牵挂!

小云朵棉花糖,好想咬一口

绿,一片

‘西界巍巍,澧水弯弯,环绕着我们美丽的校园’

小学时候的校歌,现在还是记忆犹新。那高大巍峨的西界,我们的镇子在画面中显得如此的渺小。最后奉上很有意思的灰机(战斗用的)

拍摄地点:梅家山公园 (位于桑植县城北门桥头的澧水河畔。1929年7月,红四军军长贺龙,在此山腰,设立指挥所,巧布空城计,诱歼“围剿”司令向子荣部两千余人于赤溪河中,史称“赤溪大捷”。自此,梅家山更闻名遐迩,常有人登临其上,远眺山川胜势,缅怀革命先烈伟绩。50年代后,县军事体育部门,先后在指挥所旧址下侧建修靶场,培训民兵的运动健儿。1984 年春,县有关部门划出29公顷山地,建立园林公园。)

作为一只单身汪,你可知我的痛楚。

这几年,你没日没夜的狂叫,你可知作者的痛楚!

虽然你不是自家的汪,但你住我家楼下,你也不用每次看见我都跟看见陌生人一样,对着我就狂吼个不停吧?

腊月廿六,距离过年还有四天。现在上街基本得靠走的,这不通车的地方都塞满了人和车。

我家后面有条河,河上有座老桥。原本这里的老房子和旧医院没了,变成了贺龙大道,过不了几年,我家这块地也将筑起别的高楼。

© Anthony_Box | Powered by LOFTER